• 欢迎访问:gaoxiao2008.com
  • 图片系列
    网友自拍
    高跟黑丝
    卡通动漫
    Gif动图
    小说系列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经验故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_【泰迦奥特曼剧场版中文版免费观看完整版】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7-26 08:02 编辑
    第一章烟雨如梦
    我喜欢从前的春天,那麽温暖的春天,那麽明媚的春天,那麽……充满活力的春天;柳绿桃红都在眼前,燕子时来梁上,衔着春泥点点。而你就斜倚在我怀裏,我的脸颊紧紧贴着你的侧脸,温润如玉,清凉如水。我的双臂环绕在你身旁,听你深一句浅一句地哼唱: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声音袅娜,悠扬婉转,每一句都缠绕在我的心上,刻下永不磨灭的印记。
    我爱阳光、爱春天、可我更爱那时最美好的你阿。
    如今春日依旧,我却只在春天的午夜裏喝酒,朦胧的眼睛裏醉意难休,我最亲爱的你却又在哪裏呢?
    有人说人要是开始不断回忆从前,那麽他一定已经老了,我老了吗?也许是吧,尽管我的面容还很年轻,可我的心的确已经老了。
    前排提示母子乱文,大车拉小马~不喜勿进~架!

    我叫沈欢,17岁,正在读高二,虽然身体已经和成年人没有区别,可心理还未成熟,正是情窦说开未开的年纪;我出生于一个单亲家庭,妈妈叫沈君,今年36岁,是一家集团公司的总裁,业务设计房地産,物流,酒店,艺术品行业等等,我还有一个妹妹沈月,15岁刚上初三。
    妈妈身高一米七二,修长笔直的玉腿,标準的s形身材,增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雪一样白嫩的肌肤,总是让我想起宋词裏那句:"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精緻的五官,妩媚得一对大眼睛总是含着水波,默默注视你的时候,会使你觉得她含情欲诉,比美酒更容易让人沈醉,当她笑起来的时候那弯弯的眸子,比天上的月儿更加迷人,造物主一定是把人间所有的美好都留给她了,真的好偏心阿……
    妈妈是性格是个百变女神,生意场上,她雷厉风行,狠辣果决,绝不容情,是远近闻名的铁娘子;而在家裏,却时而俏皮可爱时而风情万种,既有少女一样的娇憨,也有所有成熟女人最美好的风韵,她尤其喜欢戏弄我,并且跟妹妹姐妹相称。我和妹妹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因爲她还有严厉美母的一面,真正涉及到大事,涉及到权力方面无论在家裏还是公司她都习惯说一不二,独断专行。而我从来没有也不喜欢反抗妈妈得决定,谁让她总是正确的呢!总之我和妹妹就是妈妈手心的面团任她搓扁揉圆 毫无反抗之力,我还以爲这样的日子就是永远。
    那天是星期五,天气阴,一如我低落的心情,沈闷又迷茫,放佛一切人和事物都是淡淡的。
    "妈,你回来啦,今天下班怎麽这麽晚?"
    "臭欢欢,要不是妈妈想你,担心你饿肚子,还要更晚呢。"妈妈一边说一边伸出葱白一样的玉指用力的点在我的额头。
    "妈,我都17了好吗,你还天天叫我小名多难听阿。"
    "呦,你个臭小子,毛还没长齐呢,你就是27,37,一样还是妈妈的小宝宝,臭欢欢,来给妈妈抱抱亲亲嘻嘻……"
    我无奈看着玩心大起 快速靠近的妈妈,赶紧起身想跑,不想一下被妈妈抓住校服后的领子
    "臭欢欢,你再跑一个看看,快转过来来给妈妈亲亲"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又被妈妈戏弄,想着原来调戏也有坏处阿……妈妈怎麽就看不出我心情不好呢!我一着急猛地回头,只感觉嘴唇碰到一团软软的东西,它是那样的火热、甜美、丰润,我只感觉正贴合着我的妈妈前倾的身子一抖,由于我转身太快,妈妈丰腴弹嫩的身子紧紧的压在了我的身上,胸前两团巨大的柔软让我如坠云端,成熟女人魅惑的气息将我包裹……爲什麽我还不会喝酒,却感觉自己醉了?只看到妈妈水波妩媚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裏满是不可思议的光彩。
    我清醒了就想远离妈妈的身子,可妈妈却忽然用手搂住我的脖子,把她火一样红的嘴唇凑近我的耳根,轻声问道:"欢欢,妈妈香吗?你喜欢吗?"
    说完妈妈就松开我,促狭的看着一脸窘态的我咯咯笑着,
    看着妈妈脸上已经升起的火云,我只感觉自己脸上也像火烧一样的热,由于妈妈进门刚脱了西装外套,上身只有一件纯白色的衬衫,此时领口两颗扣子已经打开,如雪的轻薄衬衫,比雪还白一分的晶莹肤色,还有胸前那让人心惊的白腻,两只雪兔之间深深的乳沟,刺得我眼睛生疼,让心好像一只被击中的飞鸟不断地坠向深渊。
    胸腔裏的心髒,像战争开始前的战鼓一样擂个不停,我真害怕它会跳出来,我只知道呆呆的看着妈妈,口干舌燥了一会儿才傻傻地回到:妈妈香,好香……
    "臭欢欢,你学坏了哦,故意占妈妈便宜"
    不知何时下体已经硬的像钢铁一般矗立,看着妈妈似笑非笑的眼光,我慌忙拿过书包,看似无意放在身前.羞赧的无法开口任何话,三步两步跑向二楼我自己的房间,当然身体很不自然……回头只看妈妈还在原地,妩媚的大眼睛裏充满了狡黠,好像一只愚弄凡人得逞的小狐狸……
    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浑身血液放佛还在沸腾,脑子裏乱哄哄地,妈妈可真是个妖精来的,这样天生的尤物,偏偏却喜欢捉弄我,真是令人又喜又悲;喜的是这样得大美人是我的妈妈世上与我最亲密的人,悲的却是正因爲她是妈妈,我永远不可以对她有任何其他想法,因爲对于我心中完美的妈妈来说,那是肮髒的,可耻的,不可饶恕的,我很早就知道我对妈妈的依赖有多深,记得小时候,我最怕打雷,那时候妈妈还没有收养妹妹,她总是在漆黑的夜裏,风雨大作,电闪雷鸣之时,将我紧紧拥抱在怀裏,我的头埋在妈妈柔软的胸前,是那麽的温暖,安全。不知不觉间就赶走我的恐惧,很容易就进入了梦乡。
    想到这裏我深深感到自己的无耻,我怎麽能对最爱我也是我最爱的妈妈,生出可耻的想法呢?妈妈只是喜欢调戏我罢了,正因爲她对我没有防备,所以才肆无忌惮,那绝不是妈妈的本意…没错一定是这样的…我深深地自责自己的的龌龊反应,一时间脑海裏欲念尽去,裤子上的山包也渐渐消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我要快速成长保护我最爱的妈妈,变成他希望中的样子,尽管我只有17岁,可我却没有如别人一样有任何的叛逆心理,我从来只听妈妈的话,从来不会反抗妈妈的安排,只因爲我知道我和妈妈相依爲命的日子是多麽不容易,我们相连的不止血肉还有心灵,我此时非常自豪自己的成熟,我还以爲比同龄人听话就是成熟的表现。此时沈闷的心情放佛也在不经意中淡化了很多。
    不一会儿,敲门声就想起了:"欢欢,準备下楼吃饭了,你妹妹已经回来了,快给我去布置碗筷。"
    "噢,我这就下去"
    妹妹和我不一样,她上学放学都有妈妈的助理许粟专车接送,而我就没这个待遇了,妈妈从小就信奉穷养男富养女,我每天只能自己骑自行车上学,妈妈美其名曰: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方成大器。甚至身体锻炼妈妈也是格外严厉,我不仅拜过几个老师学习散打和泰拳等搏击技术,在15岁之后的每年假期,都要去隔绝岛参加训练,相比隔绝岛我更喜欢叫那裏地狱岛……尽管我的日子裏充满了紧迫和汗水,但我却很少像其他人一样抱怨,也许是因爲妈妈的美,也许是因爲习惯,妈妈虽然强势,我却从来都不觉得顺从她有什麽不好,谁让她那麽美丽又聪明呢。说来也怪,在外面我什麽都不怕,在家裏却循规蹈矩,怕妈妈调戏(当然也享受)更怕她生气,不知道什麽每次妈妈生气难过的时候我的心就一样跟着绞痛,也许这就是母子连心吧。
    饭桌上,妹妹平静的说着今天又被老师表扬了几次,男生如何讨厌等等,而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助理粟儿姐聊着公司的事情,因爲我觉得许粟这个名字太生硬,所以更喜欢叫她粟儿姐。只有我在这个沈闷的天气裏,放佛也化身一片暗淡的乌云,一句话也不想说。
    "欢欢,你怎麽回事,今天心情很不好哦?"
    "没有啊妈,我挺好的,就是有点累,不想说话"我勉强笑了一下说道。
    "臭小子,妈还不知道你?儿子长大了,有心事也不和妈妈说,我真的好心痛"
    妈妈边说边蹙眉,一手捂着心口,表情楚楚可怜,眸子裏水汪汪一片,放佛我不说实话,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
    "妈,我……"
    "哥你快点说啦,你肯定有事,是不是早恋啦,嗯?我听佳佳说,你最近和一个学姐,整天成双成对的,好亲热哦~嘻嘻"
    妹妹这麽一说,妈妈本来动人脸上立刻就阴沈了下来,因爲她明确告诉过我,不许我早恋。
    沈月这个死丫头,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我不想妈妈生气,只好实话实说
    "沈月,你别胡说阿,我没有恋爱,只是,只是我爽约了内疚而已"
    妈妈俏脸上的表情却依然紧绷着,没有丝毫放松,面无表情地问道:"那麽是男的朋友还是女的朋友?"
    "是女的"我低下头小声回答
    "呵,儿子真的长大了呢,连妈妈的话都当耳边风了"还记得我说过什麽?嗯?
    妈妈嘲讽的语气让我心裏很受伤,尽管我确实对恋爱有向往。
    "妈我真的没有早恋,只是普通朋友,是校报裏的学姐阿,人家一直挺照顾我的,今天拜托我帮她拿些东西回家,我却被老师叫去帮忙,所以失了约,对学姐很内疚。"
    "真的就这样?沈欢,你看着妈妈的眼睛"
    妈妈的语气还是那样冰冷,
    我鼓起勇气与妈妈对视,难以理解她美丽的眼睛裏射出的目光如何可以那样强势、凛然,充满了攻击力……像一把剑,锋利笔直刺向我的眼睛。只是片刻我就溃败下来,低头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我真的难以理解,一件小事,她怎麽会生气到这种程度?对于别的富家子弟来说,别说早恋,恐怖女人都不知道玩过多少了,而我却谨记妈妈的严训,从来不敢逾越。虽然我确实隐瞒了一些东西,也确实心裏暗恋学姐想和她发生什麽……但毕竟还没有发生不是吗?
    "君姐你就别生气了,欢欢你还不知道吗,乖的很,一向最听你的
    话了,怎麽会早恋呢"
    听到粟儿姐替我说话,我立刻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只见她悄悄对我眨了眨眼睛
    "欢欢快跟你妈妈道歉"
    我只好双手扶住妈妈的手臂轻声说道"妈,我错了,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早恋"
    "沈欢,你给我记着,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你是我生的,你是我身上的一块肉,你的生命还有你的灵魂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以后我不许你跟那个学姐来往!"
    妈妈还是是那样的美丽,温暖的明黄色灯光下,放佛出尘的仙子,可此时身上的寒气却犹如实质。
    我难以想象妈妈竟然说出这麽激烈的话,第一次我的心裏充满了不忿、委屈。凭什麽?难道我是你的奴隶,或者一个机器人吗?难道我没有一点自己的自由吗?哪怕是心的自由!难道我是你的提线木偶吗?
    从小到大的顺从在这一刻,化爲愤怒的烈火,在我的心裏节节长高,原来我不是没有逆反心理,只是一日一日的压抑在心底最角落裏而不自知。
    我猛然擡起头,大声地的对妈妈喊到:"不,我不答应!别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就算我是喜欢芷薇学姐,那又怎麽了?哪个少年不怀春,我难道连喜欢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吗?是的我什麽都是你的,那麽我的心裏想什麽,你是不是都要控制?
    灯光下,只见妈妈的身子竟然微微晃了晃,一向坚强的她,眼圈也有些微微发红"沈欢,你敢这样和我说话?你敢反驳我?…你真的出息了阿……"
    说完手指颤抖地指着我,两行清泪慢慢从脸上划过,我记忆中从来没看到妈妈哭泣过,无论生意多麽艰难,无论一个女人独自支撑一切多麽孤独,她始终以强硬的姿态回击敌人和世界,也许一向"懂事乖顺的儿子",这样的逆反,让她有一种,辛苦养大的猪竟然背叛她的感觉
    不知是谁说过,再美的女人哭起来一样很丑,这句话却对妈妈没用,她的凤眼含泪,像破碎的水晶反射出七彩的微光,睫毛微微颤抖,小巧得耳朵似乎因爲气愤而发红,挺拔的鼻子微微的皱着,那樱桃小嘴罕见委屈的扁向一边……我一时竟有些目眩,只想起一句唐诗来:梨花一枝春带雨……我到底做了什麽孽。
    短暂地走神过后,我却反应过来妈妈有些不可理喻。本来幸灾乐祸的妹妹此时见到妈妈流泪也慌了起来"笨蛋哥哥,你说什麽呢快给妈妈道歉!"
    一时间粟儿姐和妹妹都手忙脚乱的安慰妈妈,顺带指责我要我道歉,我只觉得更加气愤,难道是我错了?我连暗恋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吗?
    虽然看着妈妈得泪珠儿簌簌直下,止也止不住,我的一心一样揪得生疼,可我却仍然咬着牙说道:"我不会道歉的,我的心是属于我自己的,我就是喜欢芷薇学姐,而且我还要追她,我要她做我得女朋友!哈哈。"
    妈妈身子好像忽然没了骨头一样,软软的向地上倒去,好在粟儿姐和妹妹就在身边赶忙扶住了妈妈
    "你滚,你给我滚出去,别回来了。"
    "哈哈滚就滚,我早就受够了!"
    说完我背起书包就往外跑,天上乌云密布,细小的雨丝纷纷扬扬,落在我的身上却凉在了心底,可我只觉得一切是那麽的畅快,
    我放佛出笼的猛虎,脱狱的囚犯,自由,这就是无边无际的自由吗……哈哈
    不理会背后粟儿姐和妹妹急切的喊声,还夹杂着妈妈呜咽得哭声,嘈杂烦乱,嘈杂纷乱,不管他,与我何干!我只想跑,快速地跑,疯狂地跑,漫无目的的跑,在四月的细雨中不要命的跑……
    气喘吁吁,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撑住双膝,肺裏犹如火烧,喉咙嗓子无处不疼。放眼四周,灯红酒绿,却在细雨中朦朦胧胧看不真切,这座我生活了17年的城市,第一次让我感到陌生。我在哪裏呀,回头,家早已经看不见了,我不知道跑了有多远,头发正在湿漉漉的滴水,划过我的眼睛我的脸,掉在心裏的湖面上,这潭死水,却没有一丝波澜泛起。
    一停下来,心裏像被巨石压着,喘不过气来,又酸又疼,委屈、难过、自责,千头万绪还是纷纷而来原来我也这麽叛逆,原来我这麽轻易就伤害了最爱的妈妈,她还在哭吗?我真的很过分吗?我此刻又能去哪裏呢?
    第一个想到得就是芷薇学姐,毕竟她是心在我心裏想的最多的人,但我立刻就否定了,我还不知道她是否也对我有感觉,怎麽可以这样狼狈地出现在她面前。
    摸了摸口袋裏的手机,我还是决定打给梁伟,他是我最喜欢的铁哥们,这小子皮肤白的堪比女人,还容易脸红,标準的小奶狗,俊俏风流让人堪忧,一副《红楼梦》裏秦锺的鬼样子,然而你要是信了他的表面的德行,肯定得吃大亏,这小子心裏可狠着呢。
    电话接通,耳边的声音有些吵闹,像是歌声。
    我大声对着话筒喊"小梁子在哪嗨呢,你哥现在无处可去,快给个地址我去找你"。
    只听那边传来女人销魂的浪叫,"老公~肏我,含住人家的舌头,用力肏我~嗯…好美阿"。……真是不堪入耳,这个狗东西。
    "喂,嘶~真tm紧,你谁阿我听不清楚,爷正在忙着……阿……没空阿哈哈哈"
    "我是你爹!我看你骨头最近松了,想给你紧紧,你不想死快给我报地方"。
    "阿……爽…才听出来是欢哥哈哈,你不是家裏的乖乖男吗?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敢夜不归宿?"
    我咬牙切齿就要发怒,"别生气,我错了我错了哥,来夜正浓352包房,哥儿们找个妞给你出气嘿嘿。"
    我却没有和他斗嘴的心情了,挂了电话,一言不发的叫车。
    夜晚的细雨打在汽车挡风玻璃上,雨刷器怎麽刷也刷不掉,灯光细雨裏整个世界都迷蒙起来,回想起晚间的一切,我仍然想不明白怎麽会到这个地步,恍如梦幻泡影。
    看着眼前五层的精美建筑,各色灯光在夜空裏闪烁不停,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夜店,还没进入就已经感觉到它的奢靡火爆。在交了200门票以及保安要求下又给梁伟打了个电话,我才终于来到了3楼包房区,进入352之后,只见那一对狗男女已经人模狗样坐在沙发上点歌唱歌,那女人上身是一件无袖低胸吊带小背心,下身只有一条火辣短小的热裤,两只巨乳颤巍巍的挤在胸前,已经露出一半,一脸得潮红妖媚,正媚眼如丝的看着梁伟唱歌。
    房间裏一张大床,影音设备齐全,桌子上全是酒水饮料,浓烈的酒精气味和淫靡的气味混合着,要多难闻有多难闻……要知道我可是既不抽烟也不喝酒的。
    "呦,欢哥这是怎麽啦,和尚也要破戒了吗?哈哈,让雪儿姐安慰安慰你好了"。
    "讨厌~小伟你胡说什麽呢,人家今晚只属于你……"。
    雪儿姐是一张标準的网红脸,标準的瓜子脸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稍显浓厚的妆容,倒是并不丑,却莫名地让人有些不舒服,那甜腻的嗓音让人听着有些耳朵痒痒的。
    "你滚一边去吧,你哥我今天心情不好,没工夫跟你扯,我现在是无家可归了,今晚就去你家混一混了"。
    我说的是肯定句,因爲这小子是我自认爲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死党裏我最喜欢的相处的一个,不仅是因爲欺负他很爽,还因爲我们有共同的爱好,而且跟他在一块确实总是让人很轻松快乐,谁能拒绝快乐呢。
    "嗯?住我家当然没问题了,不过你这一脸丧气到底怎麽了?"
    "别提了,我现在不想说以后会告诉你的,总之我被老妈扫地出门了。"
    "真稀奇了,乖乖男也有今天阿哈哈……"
    "狗东西你就是欠打!"
    说着我快速上前走到他背后,扭住了他的一条胳膊,右手勒着他的脖子,他也不反抗,只是哼哼着"疼……疼……哎呦~我错了还不行吗!"这小子已经被我收拾的産生习惯了,我眼重怀疑他有受虐倾向,总是喜欢刺激我出手折磨他。
    不过跟他这麽一闹,心裏的难过倒确实淡了些,我松开他的脖子,自顾走到对面沙发坐了下来,却忘记了关上房门。
    "欢哥嘿嘿,今天我教你件事,叫做一醉解千愁,你这个暴力分子,不是向来自称大男人吗?连喝酒都不会也太说不过去啦!"
    说着他递过来一瓶啤酒,不怕别人笑话,因爲妈妈很讨厌烟酒,所以我是从来没碰过这些东西的,我只喜欢喝饮料,从前不管别人怎麽嘲笑我都不在乎。
    而今天鬼使神差一般我却答应了他,万一真的能解千愁呢?酒还没喝,我却假装自己已经醉了。
    梁伟这小子教好我怎麽玩骰子之后,我们三个就一边喝酒一边唱歌,我以前哪玩过这种游戏,自然输多赢少,被这对狗那女嘿嘿笑着灌了不少的酒……
    第一次喝啤酒,真是又苦又涩,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麽好的,千百年来怎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慢慢地越喝越多,我却感觉不到苦涩了,反而有一种痛快在脑海裏游弋。
    "欢哥你行不行阿,我看你脸红的像太阳阿哈哈哈。"
    "狗东西,我会不行?来啊,再来一瓶,跟我干……"
    虽然嘴上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