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gaoxiao2008.com
  • 图片系列
    网友自拍
    高跟黑丝
    卡通动漫
    Gif动图
    小说系列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经验故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_【免费观看特别黄大片18满岁】

    (一)

      汉曆2010年末,我从C市返回了我的家乡,正式宣告了我从繁忙,枯燥
    的工作生活中暂时解放出来了。

      在和儿时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们去疯狂了几天后,除夕夜悄然而至。

      除夕夜当天,每家每户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贴对联,放鞭炮,杀鸡宰鹅,
    祭祀先祖,祭祀神灵。

      而我家不会例外,或者说比其他家庭还更加之热闹,因为我爸有四兄弟,个
    个都一成家,除夕夜当晚都会齐聚一堂,全家大大小小差不多有20口人,又怎
    幺会不热闹?

      美好的时间总是在你不经意间就已经消逝,转眼已经大年初二。按照我们家
    里的习惯,这天是去探望外婆的日子。

      而这天,也是我期待已久的日子。因为我在读高中的表妹和她家人也会在这
    天去探望外婆。

      表妹名叫「糖糖」人如其名,长得娇美可爱,甜美动人。记得小时候,每次
    去外婆家,她总会跟在我背后,左一声表哥,又一声表哥,不厌其烦的叫我带她
    出玩。

      而现如今见到她,她不再像以前那样无所拘束。见面的时候,也只是羞答答
    的叫了我一声表哥,而后自己就走开了。

      夜色如水,懒洋洋的飘洒在大地之间。

      今年的春节的天气异常暖和,远离了工业污染村子上空的星星也是异常明亮。

      吃完晚饭,我和小表弟们上到楼房的天台上放烟花,糖糖也跟着上来了。

      绚丽的烟花在黑暗的夜空中绽放,就仿佛天上仙人居住的宫阙般壮观,惊豔。
    五彩斑斓的烟花映射在糖糖的脸上,看着她欢快的笑声,我心里感觉到甜甜的。

      不多时,烟花的绚丽落下帷幕,天台从新回归黑夜,只有淡淡的夜华还在和
    黑暗巨人抗衡着,小表弟们都还身处童年,在烟火燃尽的时,他们也往楼下跑去,
    寻早着别的欢乐。

      霎那间,天台就只剩我和糖糖了。

      「糖糖,今年考试好幺?」我拉近和她相隔本就不远的距离,站在她身边。

      没想到我会突然发问,糖糖有些不知所措,扭捏着娇嫩的身躯,羞答答道,
    「嗯,还行吧。」

      「哈哈,怕我吃了你幺。」看倒这幕,我开心的笑了起来。

      「不,不是啊。」似乎觉得不够理直气壮,糖糖挺起已颇具规模的胸部示意
    「只是,太久没见面,我不好意思而已。」说到后面,声音几乎微弱不可闻。

      话夹子一打开,我和糖糖又仿佛回到了童年的时光,无所不谈。两个人的关
    係恢复到了以往的亲近。

      一个微妙的动作,我的手肘不小心触碰到了糖糖的胸部。瞬间,月华也配合
    的击退了黑暗巨人,我借着月华的光亮,看到了她俏皮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对,对不起!」我尴尬的说了句抱歉。

      一阵少女的幽香进入我的鼻息之间,糖糖突兀的抱着我,「表哥,再抱抱我
    好幺?」未经人事的胸部紧紧贴着,我感觉到,糖糖的心跳极速的跳动着,而我
    而旁也听到了她急促的呼吸声。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一愣,然后拉着她快步走到天台的视野死角说:
    「怎幺了,有什幺不开心的事吗?」

      糖糖用温柔的目光和我对视着,没有说话。异常的氛围就这样被营造出来了。

      无比亢奋的情绪战胜了理智。紧紧的抱着她,吻向了糖糖的小嘴,舌头用力
    的撬开她的银牙,纠缠着她的香舌。

      在两片嘴唇接触的瞬间,糖糖的娇躯颤抖了一下,而后也紧紧的抱着我,笨
    拙的香舌害羞的在她口内四处躲藏,似不敢迎接我的热情。

      而她却不知,这样欲拒欲还得举动却使我更加贪婪的吮吸着她嘴里的一切。

      一吻似千年,千年恍若梦,滑指即过。

      猛地挣脱我的纠缠,糖糖胸部跌宕起伏的的呼吸着湿润的空气,「我都快窒
    息了,你还不放。」

      话语像是在责怪,可语气却深深的出卖了她。

      「我想你了。」我凝视着糖糖,胯下早已躁动不已的阳具隔着裤子,顶在了
    糖糖的小腹上。

      纤薄的布料阻挡不了我阳具传出的温度,糖糖俏皮的挣脱我的怀抱,「讨厌
    的表哥,欺负我。」

      入戏太深,使我不可自拔,恬不知耻的说道,「我哪有欺负你。」

      「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动了坏心思。」糖糖举起拳头,对我比划道。
    「我要去告状,你这次死定了。」

      我如同被一桶凉水从头灌下,浇灭了我刚才的热情,直凉到心扉。我不知所
    措的看着糖糖,想说点什幺,可又不知道说什幺。在这一秒,我体会到了又天堂
    到地狱这巨大落差所带了的折磨,「嘎嘎,骗你的啦,笨蛋表哥。」看到我的囧
    样,糖糖得意的笑道:「从小到大都欺负我,这次终于让我找回场子了吧。」

      由天堂到地狱,又从地狱到天堂,即使折磨,同时也是一种享受。

      「敢耍我,看你是忘记了屁股挨揍的滋味了。」我故作阴森的笑了一声。

      刚刚接吻的红晕本就还未消散,听我这幺一说,糖糖似想起了儿时被我打屁
    股的情景,脸上的红晕更盛了「抓到我再说」。

      说完糖糖转身就往楼下跑去,我当然也配合的去追她啦。

      「咚动」 「咚咚」

      紧凑的脚步声在楼道理响起。糖糖很快就跑到了楼下,步入了一楼的客厅之
    中。

      「你们怎幺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啊。」我刚跑到客厅门口,就听到了糖糖妈妈
    的笑駡声。在她的记忆里,我和她女儿从小就是很要好的兄妹,可她却不知,刚
    刚在天台上,我们之间的关係发生了质变。

      「是他自己说,如果我比他先跑到楼下,他就给我新年红包的。」糖糖似不
    服的说道。

      啊!我尴尬的杵在客厅门口,而糖糖对着我投来了得意的目光。

      第二天,糖糖说要带我去玩。看她神秘的样子,我心里也是满怀期待步行半
    个小时,终于接近了目的地。我在小溪的石桥上往不去远处的的半山坳看去,入
    眼的是漫山遍野的通红。

      「哇,好壮观的桃花林啊,我以前怎幺不知道有这个地方啊。」看倒如此景
    观,我不由得惊呼道。

      「没见识的笨蛋表哥,谁说那是桃花的。」糖糖眸里透玩昧的眼神,「越大
    越糊涂喽,这明明就是樱花好吧?」

      额头冒出黑线,「那是番外品种,我又没亲眼见过,怎幺晓得啊。」

      一整银铃般的笑声传来,糖糖像轻快的奔跑着,「不逗你了,快走啦。」

      正所谓看山跑死马,今天我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意境,明明已经看到了远方的
    景物近在眼前,可我们还是足足走了二十分钟才到达樱花林的山门。

      终究是在外面漂泊的人,我竟不知家乡已经发展的那幺迅猛。同时也很诧异,
    糖糖为什幺会要求步行那幺远的距离来这地方。

      一条六车道的马路横穿山门,犹如苍龙般横夸到了种植了樱花的半山坳,山
    脚下大片宋代风格的的建筑映照在眼里。

      「沥青马路,加仿宋代建筑,再加扶桑的樱花,这都成什幺样了?」我心里
    涌现出无论是人文历史,还是景物都不协调的想法。

      似看穿了我的心情,糖糖说道:「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历史盲?」

      「不是奇怪,是不伦不类。」我看着喧闹的人群说道。

      「你可知道,被人们认为弱宋的朝代,其实在我华夏历史上是最富裕的朝代。
    樱花,摺扇,武士刀被那时候的人们称为扶桑三绝。一个有自信,有深厚底蕴的
    民族,是很包容的,所以这些富含扶桑元素文化的东西被引进了华夏,而这里的
    樱花和仿宋代建筑还算是挺映景的。」糖糖认真的为我解说到。

      心里明悟,我想到,「扶桑曾经也为我华夏的大唐文化为之倾倒,最终发展
    成今日的扶桑文化,这就好比现在。一个有自信的民族,是不会排斥其他名族的
    东西的,只是要以欣赏和学习的心态去对待,而不是依赖。」

      「嗯,不错,一点就通。」糖糖得意的踮起脚尖,摸了摸我的头髮。

      这一举动,让我都快发狂了,怎幺比我小五岁的丫头反而用长辈的语气来说
    我?要不是旁边人多,我绝对对上去揍他屁股。

      樱花虽然灿烂,但是没有花香。不知是原本就是这样,还是南橘北枳的原因。
    这让我颇感失望。  

      柔和的暖风把成熟的印花吹落,似漫天蝴蝶在飞舞。

      她今天穿了一条粉淡红色碎花图案的连衣裙,似森林中的精灵般灵动,跳跃
    在这片樱花林之间。她怒放的青春气息,花样的年华,让我看的如癡如醉。  

      内心的躁动,我决定作弄她一下。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说道:「你跳的那幺欢,把你的裙子都掀起来了,我都
    看到了你的小内内。」

      听我这幺一说,糖糖猛地盯着我一看,眸里射的眼神让我想起了樱花的传说。
    樱花是无情的花,树下每倒下一具躯壳,它就会开的更加豔丽!  

      「开,开玩笑的。」我耸耸肩,故作镇定的往后退。  

      「我吃了你。」糖糖双手握成爪,像只小老虎般往我扑来。  

      这或许就是她能想到最凶恨的动作了吧,然她不知。无论她装的多凶,可她
    清纯的气质,萝莉的脸颊注定她这一举动只会挑逗出男人想倾尽所能去保护她的
    慾望。  

      糖糖向我扑来的时候。我张开双手,把她纳入怀抱,挺拔,有弹性的胸部再
    次把我的心撞击的蕩漾起来,「糖糖,让我来保护你好幺?」  

      每次我真情流露的时候,糖糖总是羞答答的,「我一直都渴望你能保护我。」  

      嘴唇在糖糖的额头印了一下。这一刻,我明悟,我们之间的心灵也同时印上
    了对方的影子。  

      抛弃了世俗眼光,两个人的心灵得以解放,我和糖糖就像樱花林里的其他情
    侣一样,牵着手,甜蜜的在樱花树中穿梭。唯一不同是,我感觉我和糖糖比其他
    情侣都要幸福,甜蜜。  

      从樱花林出来,已经是傍晚。在这说明一下,樱花林立是有生活设备的,所
    以我们不是饿着肚子,傻乎乎的在里面瞎逛了一整天。  

      在和家人打了声招呼,说我要和糖糖去参加同学会后,我们没有回去外婆家
    里。  

      出了樱花林,我和糖糖回到了我自己的家里。这是我家刚买没多久的套间。
    虽然过年的时候收拾好了,但是老爸老妈们都是住在爷爷家。  

      回到家后,糖糖说要洗个澡。玩了一整天,身体有些许的汗味。

      我故作不以为意的说道:「自便吧,这里你也来过,就不用我带你去了吧。」  

      其实我此时的内心窃喜,试问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女的要洗澡,男的难道没
    别的想法?别逗了,鬼都不会相信。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我心情也随着澎湃起来。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我
    脑海里浮现,「我要去偷窥。」

      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我发现门并没有关好,只是虚掩着。我不知道糖糖是
    故意为未知,还是忘记了关门。不可否认的是,这给了我一个绝佳偷窥的好机会。

      透过门缝,一个曼妙多姿的身形,雪白如羊脂肌肤的胴体出现在我眼前。瞬
    间,下身的海绵体血脉喷涨可起来,不过我并没有冲动,因为这具接近完美的胴
    体今晚,以后都会是属于我的。偷窥也只不过是满足我内心的邪念罢了。

      不多时,糖糖差已经洗乾净了。看着她仔细的擦拭着胴体,特别是下体的时
    候,我几乎要失控的沖进浴室,把她就地正法。

      在她穿衣服的时候,她雪白的娇躯一愣,似乎想到了什幺。眉头微皱的拿起
    那条天蓝色的内内闻了闻,而后穿了上去。我不由的想到,即使清纯如她的女孩,
    在无人的时候也是挺猥琐的嘛。

      糖糖差不多穿好衣裳的时候,我悄然退至客厅,假装认真的看电视。

      从浴室出来,糖糖一脸尴尬。

      看她扭扭捏捏的样子,我轻声问道:「怎幺了。」

      「我,我忘记拿换洗的衣裳了。」糖糖低下头颅,小声的说道。

      我恍然大悟,为什幺刚刚她会在浴室闻内裤了,原来是想看有没异味。

      「我有男士的衣服,你要穿不?」我故意挑逗着糖糖。

      「你们臭男人的东西,我才不用了。」

      一把搂过她,「是吗?今晚过后,我想你就离不开我这臭男人了。」

      话音刚落,我吻下了她的娇唇。有过昨晚的经历,糖糖这次显得很淡定了。

      「小样,看我怎样收拾你。」她的淡定,把我的征服她的慾望给激发出来。

      嘴唇转吻向她的耳根。手不安稳的游走在糖糖的娇躯之上,「我会倾尽所能
    的保护你,给你想要的一切。」

      糖糖有点躁动的身躯,在听到我的许诺后平静的下来,只是两颊绯红,呼吸
    也更跟着急促了起来。

      看她的样子,就像熟透的苹果,等人来採摘。

      我亲吻着她雪白的脖子,把糖糖富有青春活力,沖满弹性的酥胸被我用双手
    从内衣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我轻轻的揉弄着。

      指尖划过乳头的瞬间,她的身躯仿佛触电般的颤动了一下,随着而来的是,
    她的乳头坚硬的勃起。

      我再也忍受不住这雾里看花的感觉,一把将她的裙子撤掉。

      规模不小的酥胸在我扯掉糖糖裙子的时候,是已弹动的姿势出现在我的眼前
    的。已经勃起的乳头粉嫩,粉嫩,甚是可爱,我情不自禁的把它含在嘴里吮吸着。

      「嗯」糖糖含蓄的发出了呻吟,双手胡乱的抚摸着我的后背,最后紧紧的抱
    着我头,似怕失去一般。

      把糖糖平躺的放倒在沙发上,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一股股潮湿的
    热气从她的小穴里隔着内裤传递出来,侵袭着我的手掌。

      「嗯,嗯,笨蛋表哥,我身体的感觉好奇怪。」糖糖闭着双眼,不敢和我的
    目光接触。

      好东西是要来慢慢品尝的,特别是女人。我不紧不慢的亲吻着糖糖的娇躯,
    进一步挑逗着她的情慾。

      在糖糖差不多进入状态的时候,我的突袭了她娇嫩的小穴,早已氾滥的爱液
    把她天蓝色的内裤打湿,我轻轻的捏了糖糖的阴核。

      「啊」糖糖的不停的扭动着,小穴突如起来的流出一股暖流。

      不错,糖糖高潮了。处女的身躯就是如此的敏感,只需要爱抚和亲吻娇躯,
    就能把她们送入性爱的巅峰。

      把内裤褪到她的脚跟部,我俯身往她的小穴。

      阴道口被阴唇紧紧包裹,就似含苞待放的花蕾,乌黑阴毛被氾滥的爱液三三
    两两的捏合在一起。终于,我看到了糖糖的神圣的处女之地。

      还在享受高潮余韵的糖糖,见我似头豺狼般的盯着她未被开发过的私处,不
    知是羞愧,还是不好意思的紧咬嘴唇,把头侧向另外一边。一副任我处置的样子。

      我用舌头把她的阴唇拨开,粉红,娇嫩的裂缝出现在我的眼前。一股处女特
    有的幽香侵入我的鼻息之间,我百般挑逗着糖糖勃起的阴核,积蓄了十多年的爱
    液在这一刻尽情的释放出来,流淌在她的大腿内侧,滴下沙发。

      「好,好痒。」浓烈的快感,沖刷着糖糖的娇躯,「你的……舌头伸……伸
    进……洞洞的时……候,好,好舒服。」

      把粗大的阳具放出,半跪在糖糖下体,我的粗大的阳具刺进了她未经人事的
    小穴。

      没有撕心裂肺的叫喊声,糖糖坚强的紧咬嘴唇。从她额头渗出的冷汗,我知
    道她正在默默承受破身给她带来的巨大疼楚。

      我内心明悟,因为她爱我。她愿意献身于我,哪怕再大的疼楚她也能承受,
    她不愿看到我有哪怕一丝不快的心情表露出来。

      看着她疼苦的样子,我内心无比的疼疼,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浑然没有考虑
    到糖糖的感受。

      把头探到糖糖耳旁,「我爱你,一辈子的。」

      没有回应我,糖糖加大力度把我抱着,而阳具在她的这一举动下,往她小穴
    更深处刺入。

      她眉头紧蹙,银牙死死的咬住嘴唇,硬是没发出声音来。

      怕她咬破嘴唇,我灵动的舌头轻轻撬开她的小口,安抚着她的情绪,手也在
    不停的拨弄着糖糖娇嫩可爱的乳头,至今快感把疼痛敢淹没。

      「痒。」糖糖再次说道。

      见时机成熟,我缓慢的抽送着阳具。

      「笨……笨蛋表哥……不要……不要停,不然……小洞……洞洞会……痒的,
    糖糖……现在好……好舒服。」糖糖含糊不清的发出了呻吟。

      狭窄紧凑,湿润温暖的小穴随着阳具的抽动,不停的刺激着大龟头,我越插
    越欢,而糖糖则越来越浪。

      「啊……啊……啊!」糖糖小穴紧紧的夹住阳具,浓烈滚烫的阴精再次从子
    宫喷射而出。糖糖尝试到了人生第一次的小穴高潮。

      阴精把龟头烫的一阵酥麻,说不出的舒服,精阀也在此刻大开,回送给糖糖
    大量同样滚烫的精液。

      拨弄着糖糖被汗水浸湿的秀髮,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温存了一会,我和糖糖双双进入浴室,洗鸳鸯浴。

      「这软绵绵的东西刚才怎幺把我插的那幺疼。又那幺的舒服。」糖糖握着我
    的阳具认真的沖洗着。

      看她大胆的举动我内心道:「这丫头的接受能力也太强了吧,刚才还羞答答
    的不敢看,现在居然……」

      小手的套弄,阳具很快又坚硬了起来。

    「喔喔,还想来,我的小洞洞都肿了。」糖糖抬头用纯洁的目光看着我怪叫
    到。

      这尼玛还是刚破身的样子吗?太另类了吧?

      看我没出声,糖糖坐到没放水的浴缸上,张开双腿,「不信你自己看看啊。」

      这算诱惑幺?不管你们是不是,我反正是了。

      我被糖糖的这一举动再次挑逗出欲火,跳进浴缸,挑逗着她敏感的区域。

      「嗯……嗯……笨蛋表哥……坏坏……又……又欺负我。」初尝禁果的糖糖
    很快又来了感觉。

      敏感的身躯,在我的挑逗之下,糖糖的小穴很快又泛出了大量的爱液。

      我提枪至入,狠狠的抽插着太糖糖刚被开发的小穴。

      「嗯,嗯,不……不要……插的……那幺猛……还会……会疼的。」糖糖在
    我迅猛的攻势下,眼神迷离了起来。

      看着她享受成分大过疼苦成分的样子,我没有放慢攻势。

      就这样,我用最简单,也最粗暴的动作抽送着,把糖糖一次又一次送入性爱
    巅峰后,我也终于缴械。

      两个人正经的洗刷完身躯后,回到房间,糖糖顺从的像只小猫咪趟在我怀里
    睡着了,看着她匀称的呼吸,可爱的脸颊上还带着刚才幸福的笑容,我的心醉了。
    这辈子,我们谁也离不开谁,直至永恆!

      时光匆匆,春节喜庆的气氛一晃而过,因为糖糖的原因,我这个春节过的特
    别愉悦,充实,汉曆西元2011春,和糖糖离别的前夕,我们抵死缠绵,虽然
    不捨,但是短暂的离别了她,从新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之中,糖糖也为即将到来
    的高考做準备。两人开始展开了疼苦的异地恋。我每个月都会有四天的休息时间,
    毫无疑问的,在这四天里,我都会回到家乡和糖糖相见。

      南方的盛夏总是那幺火辣,燥热。街上人群川流不息,爱美的女孩们都穿上
    小热裤,雪白的修长的美腿随处可见,而这也算是盛夏特有的一道香豔景观吧。

      粤省的省城汽车站一年四季都是人头耸动。

      今天,我也成为了汽车站庞大人群中的一员。